跳转到主要内容

昨日新闻

沃尔夫冈•贝林尔教授博士

2009年3月19日,慕尼黑海茵学院——关于气候变化的争论有这样的或相似的比喻:地球发烧了,需要一个医生,气候生病了,失去了平衡。通过研究文化史,人们可以重建1000年来的种种联系,这些联系提出了这个观点。此外,不应该否认全球气候变暖的过程或人类造成的影响,也没必要迎合这些现象。在历史记忆的帮助下,很可能对不加批判的轻信数据的做法加以控制以及改正。气候变化本身不好也不坏。或者更确切地说:对一个人来说好的事物,可能对另一个人是坏的。

许多人认为已经失去了的假定的气候平衡是导致气候变化的基础。但是这种比喻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气候一直处于变化之中。过去1000年的平均气温曲线图,就像一个曲棍球杆的形状一样,人们已经对它很熟悉了。曲线图在前现代的“平衡”的时候呈现出一个的相对比较直的“手柄”的形状,而在工业时代开始的时候呈现一个显著的向上弯曲。此外,一些人认为历史上的气候变化有局限性,他们对这种图示持批判态度。他们认为它仅以筛选出的间接气候标志(如年轮)以及现实中使用仪器测量的峰值为基础,估量出一个可疑的科学推论,来推论21世纪的情况。相似的方式绘制的,表明二氧化碳浓度的平行走向的图示,似乎可以论证这种分析。

过去1000年的显著的降温时期在研究中没有被称作冰河纪。它是从大概1300年开始的,到16和17世纪时达到高潮。像这样的气候变坏的情况在我们的历史的意识中并没有被固定下来,而是得到了重建。自然灾难的复杂的相互作用、社会影响、内政外交的结果、心性与世界观以及时代的信仰也同样得到了重建。归因的方式也呈现出时代特征:在小冰河时代,人们越来越多地把这一切归因于巫术的效果。

“昨日的雪”对今日仍有影响,因为城市与乡村的状况已经适应了小冰河时代的全球降温。为了努力适应这个时代,人类改变了建筑方式,用石头建造房屋,而不是用当时流行的木头和粘土。当时,玻璃窗开始回归,人们开始偏爱窗帘、壁板、地毯,以及通过瓷砖壁炉改善取暖技术。

小冰河时代的全球降温最终被科学革命和工业化战胜了。如今我们的知识与技术的可能性比以往任何时候对气候变化的适应性都强。此外,气候正在变热而不是变冷,这似乎对于正在面临即将到来的能源危机的人类更加有利。一些气候学家很惊讶于政治与公众对气候变化毫不警觉,但当气候变冷的时候,就真的不一样了。

沃尔夫冈·贝林尔教授博士曾在萨尔州的萨尔布吕肯大学担任近代早期历史的教授。 在他出版的诸如《气候的文化史•从冰河时代到全球气候变暖》书籍中,研究了早期近代的文化史,他其他的研究重点是城市历史以及通信历史和媒体历史。

Wolfgang Behringer
Prof. D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