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理解

格哈德•舒尔茨教授

2007年11月22日,慕尼黑海茵学院

现代首先是作为计算的文明发展起来的。现在,它正在向一种理解的文明过渡。而在整个包括现在的,现代的发展过程中,在计算的世界与理解的世界之间有明确的具有鲜明特征的阶段划分。比起理解来,人们更偏爱计算。这是为什么呢?

相对来说,在计算的世界中有更大的可靠性。有盈利和亏损额,有销售额,有风洞测量值、制动距离、尾气排放标准。有对与错,多与少,高与低。

相反,在理解的世界中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例如会有关于个人喜好的争论,但是不会有争论的胜利者。在理解的过程中,人们要经历真正的模糊、昏暗、摆动的现象,这些现象虽然不能准确地测量,但却不可置疑地真正存在着。在理解的世界中有感觉、美的典范、人生哲学、日常生活方式。

在我们的时代,计算作为现代的进步的策略而占据优势。计算绝对不是过时的,但是计算已不再能满足需要。为了推进现代的发展,我们需要拓宽知识界。当思想不能再限制在事业、自然现象、可以计算的事物以及可以测量的事物上,这个阶段到来的时候,现代就可以得到发展。推进自然知识的掌握的同时也会促进文化知识的掌握。而文化知识的掌握要在理解的基础上发生。

从计算到理解的过渡与从房屋的建造到入住的过渡是相似的。在建造的阶段要运用技术,入住的阶段要运用文化。

现代史要作为认知的学习过程理解,在这个过程中人类总要更加全面地掌握自然知识。现在,这个学习过程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理解是现代的下一个挑战。然而我们在这阶段还没有走得特别远。

格哈德·舒尔茨教授博士是班贝克大学实践社会研究的教授。在他发表的文章中,他主要研究的是社会与文化的变化问题。他的著作《经验社会·当代文化社会》以 及《最好的世界·21世纪社会向何方?》引起了很大反响。在2006年2月,汉萨出版社出版了他的《罪行·美好生活及其敌人》一书。

Gerhard Schulze
Prof. D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