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人类的时代

恩斯特•珀佩尔教授博士

2008年4月24日,慕尼黑海茵学院——时代是什么?或者这样问更好:我们如何进入一个“时代”?我们经历的片刻,是如何产生的?我们全部的工艺都在时代的画面的基础上:就像牛顿表达的那样——我们的时代经历真的绝不是时代理论的句法的概念,更多的我们应该在主观可以进入的时代去寻找时代的技术布局的基础。

以心物学的观点,在视觉过程中,这种主观性的时代会作为分辨能力和区别能力构想出来。早在19世纪60年代,人们就已经用计时器测定了构想的标准,通过这种测定,人们可以知道脑力程序运行得有多快,以及因此得知当代的主观间隔有多长。对我们人类来说,这种时代之窗大约共3秒。令人惊讶的是,我们总是可以在音乐的题材中,在社会的相互作用中或者在诗歌的子句中重新找到这种间隔。我们的大脑只有很小一部分是由感觉细胞和运动控制细胞构成的。除此之外的绝大部分是一个中间网,这个网“在这些功能之间”:负责使我们捕捉有关于外界的不精确的图像。在这样的大脑结构中,精确不是第一位的,在我们大脑中各自的区域中,将以不同速度加工的不同知觉方式进行融合才是第一位的:听觉、运动视觉、颜色等等。这些不同层面的融合会根据时间间隔组织大脑,这时间间隔就是我们所经历的现在。

恩斯特·珀佩尔教授博士是慕尼黑医药心理学研究所的主任以及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慕尼黑大学的人类科学中心的执行主任。除此之外,他也是意大利厄尔巴岛及慕尼黑的“帕尔曼尼斯思想研究中心”的共同主任以及巴特特尔茨“年代研究项目”的科学指导。曾在研究行为生理学和精神病学的马克斯普朗克科学研究站,在剑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育科学系的心理学与脑科学研究部门,以及在于利希研究中心工作。

Ernst Pöppel
Prof. D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