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个性与大脑

格哈德•罗特教授

2007年7月5日,慕尼黑海茵学院

这种观点普遍占据统治地位:改变行为最好有极为合理的理由。谁愿意对清楚明了的逻辑置之不理呢?而现实却有另一番景象:我们周围的人要么根本不接受我们那些清楚明了的理由,要么他们虽然口头或表面信服,但是不会长期改变自己的行为。

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的研究表明,一个人的个性结构决定其可改变性,也就是说它与基因“预定值”的相互作用,早期儿童的特性以及在童年和青春期心理社会的经验有关。当理性的思考与无意识的情绪情感的动机相协调时,合理的意识到的情绪的思考才会起到长期的作用。这主要决定于很个人的、大多数无意识的风险评估,以及对报答的期望。一个人的可改变性普遍在到达成年期的过程中大大减弱,到这个时间点,一个人的改变只能在无意识的动机结构允许的范围内发生。正如柏林的心理学家延斯•阿森多普夫曾指出,作为年长一点的青年和成年人,与其说我们个性上积极地适应某些环境因素,倒不如说是我们在寻找那些适合于我们的个性的环境因素。成年人只有通过(1)洗脑或震撼的或其他某种深刻的经历,(2)一种新的有挑战性的交往关系,(3)一种有时候会持续很久的心理治疗(4)频繁的、总是向着一个方向的影响,才能有大的改变。但是这样的干预也会归结为人类的个性的一部分。

生平

双博士学位格哈德·罗特教授从1963年到1969年曾先在穆斯特和罗马学习音乐学、日耳曼语言文学和哲学并获得德国人民研究基金,并于1969年获得博士学位。他曾在伯克利和加利福尼亚等地学习他的第二专业生物学,并于1974年在穆斯特大学获得了动物学的博士学位。

自1976年,他在不来梅大学担任行为心理学教授,自1989年他成为不莱梅大学脑研究院主任。1997年,他被任命为汉萨科学讲座的创办校长。

双博士学位格哈德·罗特教授从1963年到1969年曾先在穆斯特和罗马学习音乐学、日耳曼语言文学和哲学并获得德国人民研究基金,并于1969年获得博士学位。他曾在伯克利和加利福尼亚等地学习他的第二专业生物学,并于1974年在穆斯特大学获得了动物学的博士学位。

自1976年,他在不来梅大学担任行为心理学教授,自1989年他成为不莱梅大学脑研究院主任。1997年,他被任命为汉萨科学讲座的创办校长。

Gerhard Roth
Prof. Dr. D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