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Konfuzianismus & Asiatische Fehlerkultur

博士

慕尼黑海茵研究所,2009年10月15日。

孔儒主义在经历毛泽东统治下的文化大革命中被唾弃和被斗争之后,如今又重新成为中国的国家教义。目前在德国已成立了10所孔子学院,主要的工作是推广汉语学习。同时也有140所德国学校设立了汉语课,截止到2015年预计在欧洲将会至少有一亿人使用这种语言。透过这种语言我们可以看到,与西方世界联系的这个重大挑战现在还鲜有人认识到。这一点尤其体现在一个方面,我们可以归为技能概念,其可以反映中国人都具有什么样的精神财富:对待错误的文化、对于礼貌和感谢的社交行为和汉语语言的认知原则共同组成一个独特的终身学习结合体。

孔儒文化中的对待错误的文化是一个积极的对待错误的文化,而西方则更偏向于消极。西方发展了机械主义,使人们无法感知和祛除错误。而且,当错误出现的时候,总是反射性地寻找回答抱歉的机会,而对于错误本身的分析却没有被及时地体现出来。这种现象来源于基督教中的宽恕文化,当然也有理性主义、以逻辑为导向以及欧洲启蒙时期的人文景象、追求完美主义——真善美的零错误行为等产生的影响,虽然这些对自然和工程学科都有着巨大的积极影响。对于非线性的理解我只能局限地认识到这和我们的等级制度完全一样。复杂的进程,例如气候变化、金融危机等,它们的影响是逐渐减弱了我们对认知和预测的能力。技术人员在相关的信息源中可以做到的越来越少。我们的纪念文化如今带有侵蚀倾向,这种文化阻碍了对过去犯下错误的重新整理。如此一来就陷入犯错率增加的境地。

孔儒主义的对待错误的文化可以一直追溯到游牧文化,这种文化是基于家庭的集合体、水源的给予以及及时发现错误等产生的。所有的一切都以维持生存基础而产生的。孔儒式的教育传播的是我们难以理解的行为方式——以一种时刻准备的姿态来向几乎还未发生的错误提前致歉——作为群体间的情商和社交能力的修养。这包括对错误的开放态度和礼貌行为以及对老师比自己经验丰富产生的感激之情。对待错误的开放性和随时随地准备着的“向上学习”的导向性对群体来说使最优化成为可能,在企业经济如丰田系统中的策略得到成功。这个法则是独一无二的,整体绩效不断精益求精。对孔儒主义进行学习研究在德国早已成为一个传统:大启蒙家和博学家 哥特费里德 威海姆 莱布尼茨曾经尝试从儒家思想中的积极对待错误的文化中找到启发,德国以至于欧洲如何从30年战争中的暴行中重新发现一些新的东西。而其名字用来命名德国文化研究所的约翰沃夫冈冯 歌德也曾是一个儒家思想的推崇者。连他自己都不会想到,魏玛式的儒家思想也以一种独具特色的方式传播了出来。

Dr. Manfred Osten geb. 1938 in Ludwigslust studierte Rechtswissenschaften, Philosophie, Musikwissenschaften und Literatur in Hamburg und München, sowie Internationales Recht in Luxemburg. 1969 promovierte er „Über den Naturrechtsbegriff in den Frühschriften Schellings“. Im selben Jahr tritt er in den Auswärtigen Dienst ein, wo er in deutschen diplomatischen Missionen in Paris, Kamerun, Tschad, Australien und Japan tätig war. Von 1995 bis 2004 war er Generalsekretär der Alexander von Humboldt-Stiftung in Bonn. Er publiziert vor allem kulturwissenschaftliche und kulturhistorische Texte.

Manfred Osten
D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