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未来工厂

在当今的工厂,灵活的制造技术使得想法到成品的有效过渡更为方便。另外,工厂正在证明其与外部组织不断增加的沟通,从合作公司中收获制造指导。在工业产品行业,全球生产网络正获得对等级供应链支配地位。当工厂从指导接收者到供应商和顾客之间合作的开放环境转变时,这一新界面必须持续地被协调。灵活的生产和对技术创新的迅速适应使紧急目标成为更为传统的提高产量和降低成本的工厂目标的补充。在消费者市场,需求正变得越来越不均匀;顾客权力正在增加。因此,供应商和顾客发现他们在新产品研发早期阶段就处于非常紧密的合作中。所在在价值创造链中的参与者都成为不可或缺的知识承载者;开发者、制造商、深加工者以及顾客都受益于这种早期双边影响。建筑承担提供新空间构型的任务,这种构型有效地促进这些发展。

未来工厂必须高度灵活以适应一系列楼层布局、生产系统、改变和扩容。材料流围绕移动交通单元组织,与电路板的零碎叮咬组织类似。机器人在它们的应用领域正变得越来越廉价和灵活。另外,工业机器人在服务和通信业正获得新的容量。机器人的移动性也在提高;机器人再在能够帮助高级技术人员执行困难或危险的人工任务。进一步创新在制造的可调性和订单变化响应销量更为明显。最后,当今工厂为敏捷适应、执行和学习提供了空间。

随着大众化定制的到来,供应商网络和通常隔绝的专业技术部门必须维持紧密的交流以经济地制造具有最佳性能的定制部件。一个城市最重要的属性之一是它促进陌生人会面和交流的能力。有助于此类交流的最成功的环境可以从已有的大都会中提取。从这个角度,城市组织系统可以很大程度上揭示未来工厂。通过结合城市方法,现代工厂将以生产的林荫大道为特征以产生对工艺连续提高的意识。专门技术的独特文化将在共同水平上交互;游客和顾客可以发现一个共享平台来报道他们的经历并呈现他们的想法。另外,未来工厂将体现自给自足的机制。它将致力于资源和能源的可持续管理。高污染、低效率和聒噪的工厂的时代只属于过去。这一可持续目标的中心将是风能、太阳能、地热能源和生物量生产。未来工厂将成为电站的回忆,这种电站存储地方电网多余的能量并且在用电高峰期作为缓冲。这些措施将进一步通过结合闭合水循环和原材料循环利用进行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