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城市

约瑟夫•H•赖希霍夫教授博士

2007年6月14日,慕尼黑海茵学院——起初只有自然。然后城市到来,蔓延开来,并吞噬自然。城市用全部人类世界的人造的事物替代了自然的事物。人们按照人类的观点种植树与花朵,其他的生命形式在大多数时候会受到迫害。于是,人们总结出关于城市与自然之间的对比的流行的陈词滥调。这是错误的。

城市的发展反驳了关于自然的错误观点。实际上,在城市中生活的动植物种类的平均数量要远远大于相同面积的“开阔风景”。甚至自然保护区的生物多样性通常也不如大城市。以柏林为代表,在880平方千米的市区的鸟类数量,大约会有相当于三分之二的整个欧洲中部的鸟类数量。甚至在建造得密集得多的慕尼黑也有110种鸟类,是整个巴伐利亚的一半。很少有城市的鸟类种类比这还少。

生物多样性会随城市规模的增加而显著增长。城区鸟类的数量远超郊区。平均一个市民至少对应一对鸟类。因此百万人口的城市也会有几百万的鸟类。蝴蝶和野生植物也十分多种多样。纽伦堡市区的植物种类比相同面积的郊区的两倍还要多。

通过研究对环境因素反映敏感的蝴蝶,可以使城市中的生物多种多样的原因一目了然。当郊区开始对农田施肥,进行精耕细作的时候,生物多样性就会降低。随着农业的发展,城市会变成文化风景多样性的岛屿和群岛。不久人们就应该不会再低估城市的潜力,城市将能够包容自由生活的动植物,德国城市风景应该会占据比自然保护区五倍还要多的土地。

到那时,大城市将会成为许多物种的常规避难所,比如说柏林会成为1000对夜莺的避难所。如果顺利的话,在城市中的门或大楼上会孵化出近一个世纪濒临灭绝的游隼。城市中有这样的生物多样性共有四个原因:城市中有多样的建筑结构,土壤和绿地很少或根本不经施肥,而且几乎不会对自由生活的动物进行捕杀,从而使他们受惊。此外,城市温暖的气候也是生物多样性的基础。在城市的发展过程中,人们大概会更加明显地注意到所有的这些情况。人们曾反复要求再次压缩城市的规模,这种观点会得到相应的批判。压缩城市的规模会使生物多样性的核心有消失的危险。

约瑟夫·H·赖希霍夫教授博士自1974年起是慕尼黑生物学陈列馆的科学家,领导其主要部门脊椎动物部。他曾在慕尼黑的两个大学里从事广泛的教学工作,其 中,在1980年代他曾教授城市生态学大课,这是慕尼黑工业大学建筑学城市规划的进修课程。赖希霍夫教授是巴伐利亚科学研究院生态学院成员,“特来维拉努 斯奖章”获得者,这是德国生物学家最高荣誉。他研究的重点是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

Josef H. Reichholf
Prof. D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