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企业中的集市

贡特·海茵

在德累斯顿工业大学,以“Agora和Aoid”的会议为框架。由建筑学与城市建筑学术圈策划,2011年6月24日。

Agora这个名词概念和“讨论场所(Forum)”或者“市集场所 (Plaza)”的含义近似,用来描述国家层面的或地区层面的机构场所所在的建筑,通常情况下,人们往往认定这种地方所进行的活动应该具有“一定的社会性”。在私有经济中这种建筑往往表现为零售商铺的建筑,这些商铺通过与公共领域交融而变得热闹和具有吸引力。

以此可见,“Agora”最久可以远远回溯到3000年前太古代文化的开端和古希腊文化中心阿提卡的民主繁盛时期。和Agora一起出现的是Synoikismos规律,这是指很多个独立的村庄和贵族官邸往往会共同组成一个城市性质的结合体,即一个“城邦”。在相同时代的罗马地区,也有相似的结合体组成的罗马集市,同样值得我们注意。而希腊式的城邦的特点则是,不需融合,先前独立自治的“官邸”及家庭就能够直接加入新式的联合团体。

而在很大程度上,建筑和城市建设又加速了社会化程度复杂性的提高。在此之前,物物交换仅可能发生在个体房屋的外部,或者在某个特定的可以将标的物交出以及带走的场所。社会学家Dirk Baecker特别指出,选定这种潜在的与外来人群相遇的场所非常棘手,最终只能出现在城市的中心,只有这个地方才会让我们自然地感觉到:这是一个与外来人群互相交换的地方,彼此之间可以保持陌生。

而建筑学总是参与到这个引进差异的过程中,并在此过程中留下其本身的印记。建筑首先区别内部空间和外部空间、本空间及邻空间,以及在别的方面也承载象征意义、展示形状以及材料的选择,或者表达静态观感。而产生于公元前八世纪的(希腊式)城邦建筑将市集,以及由其带来的外来人士带进城市内部。建筑的这项功能可以清晰地将私人的“房邸”和公共的市集 ---“Agora”,中心广场区分开来。这些地区的差异通过建筑引进并延续下来,但界限并非绝对,而是随时任意地有所逾越和交融。同时,市集和市集所产生的功能,即将外来人群带进本地人群但仍保持其外来人群的身份,衍生出了一种新式的政治制度,那时起我们就称之为民主。

在当今社会,新兴的媒介极大地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和交流形式,以至于在城市中的市集并不再扮演中心的角色。而这项建筑学上的发明则不会就此退役。发生变化的仅仅只是其使用的领域。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是在慕尼黑,宝马集团的研究和创新中心是一个一百平米的巨大项目基地。这个项目基地拥有一个巨大的正厅,正厅中心有一个独立的建筑,建筑每层都有一个自己的“Agora”开放。办公区域环绕各个专业区域而设,共同参与车辆产品的制造—如发动机、车身以及电力设备等等。专业知识都汇聚到Agora上集中体现。在这里,专业知识能够得到互相配合并得以实践检验,依靠这种进步,汽车样机得以快速完成,而这里的Agora在规则上来上讲和古希腊的城邦并无两样---引进差异,只不过现在是引进不同的专业知识和他们所属的“主人”,而整合车辆系统本身则等同于整个“大布局”本身。专业知识无疑是不可或缺的,但对于企业存续依赖的整个市场本身而言,一个整合后的车辆如何才是至关重要的。通常情况下存在于企业外部的市场现在却被引入企业内部并直观地展现出来。通过以汽车原型处为平台的接触逐渐产生出一种新的交流形式,在这种交流形式中专业科目作为“外来物”互相碰撞并交流交换,且并不需要互相融合,因为在这里的每次接触又会重新消解。办公区和Agora的建筑学上的区别产生于企业社交性的交流网络。另一个功能性的、必不可少的、每个智能研究者都熟知的区别是强联接和弱联接的区别。

教授,博士,建筑师首席执行官1947年,贡特·海茵出生于德累斯顿,在柏林工大和慕尼黑工大学习建筑学。他是海茵的董事长。他于1979年在慕尼黑创办了工作室,是瓦特·海茵职位的继任者。自1994年以来,贡特·海茵一直担任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客座教授。自2000年起在德累斯顿工业大学的工业建筑科研室担任教授。

Gunter Henn
Prof. Dr.-Ing. Architekt